財 經 科技 | 股 票 房 產 原 創 |   中國經濟時報電子版
商 業 地 方 | 文 化 汽 車 APP |   中國經濟時報數字報

新聞速遞

首頁 > 首頁欄目 > 新聞速遞

為什么愿意為潮玩盲盒“砸”錢?來聽聽潮玩愛好者的真實想法

中國經濟新聞網 2019-10-08 10:46:21

   近年來,潮玩盲盒的火爆引發了媒體和公眾對潮玩行業的探討,但我們相信對潮玩最有話語權的一定是潮玩玩家以及這個行業的從業者。為了找到潮玩火熱背后的真實原因,我們采訪了玩家、店員,讓他們來還原一個真實的潮玩世界。

即使是在工作日,位于杭州湖濱銀泰的POP MART泡泡瑪特線下門店依然門庭若市,穿著時尚的年輕人、拖著家長進門的孩子、成群結隊的學生,或者單純被門店的裝修吸引而走進來逛逛的游客,都讓這間門店熱鬧非凡。

圖:POP MART泡泡瑪特杭州湖濱銀泰店

“畢竟是開在西湖邊上嘛,店里的人流還是很多的。”店員小游介紹說。

事實上,除了游客,作為POP MART泡泡瑪特在杭州最大的門店,湖濱銀泰店還是杭州潮玩愛好者的聚集地。

1、你知道半個房間都是娃的感覺嗎?我感覺我被娃包圍了。

“接觸潮玩一年多了,陸陸續續也買了不少,”葉子很開心地說道,“要說接觸潮玩以來最大的變化,應該是房子變小了吧。你知道半個房間都是娃的感覺嗎?我感覺自己被娃包圍了。”

葉子是一位潮流玩具收藏愛好者,90后,家境殷實。在我們表達了想要對潮玩玩家進行簡單采訪的意圖后,店員將剛好正在店里挑選盲盒的她介紹給了我們。

“老板快來,讓你上電視哦。”店員與葉子互相打趣道。

雖然接觸潮流玩具時間不長,但盲盒、潮玩已經成為了葉子日常生活中的重要部分。現在,葉子每個月都會在POP MART泡泡瑪特購買潮玩盲盒,入坑一年多以來,她已經購買了上千款盲盒。

“玩潮玩盲盒可以找回最初的自己。”葉子說,“如果能在開盲盒的時候開到自己心儀的玩具,那種感覺就像小孩子買到棒棒糖會開心一整天。”除了葉子,其他幾位受訪者也表達了同樣的看法。

“有盲盒的陪伴,生活才算完整吧。”另一位受訪者毛巾說道。獨自在杭州打拼的年毛巾,孤獨感更為強烈,“作為空巢青年,以前下班后就是回家打游戲、睡覺,很孤獨,現在我會帶著娃出去拍場景照片,然后也會認識很多娃友,大家一起給娃搭建拍照場景、一起改娃,生活過得更充實一些吧!”

圖:潮玩愛好者毛巾展示的潮玩場景照片

相對于毛巾給娃拍攝場景圖,葉子則更愿意將娃好好地存放在家里,“買得實在太多了,擺出來根本擺不下,而且在拍照的時候少了哪個都覺得不完整,磕了碰了又心疼,反正玩潮玩好像已經成為我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了。”葉子的朋友小米對此也深有同感,“誰要弄壞了我的娃,我一定會生氣的。”小米說到。

2、因為換娃,微信里面多了一百多個好友。

葉子和小米相識于一場由粉絲們自行舉辦的POP MART泡泡瑪特線下門店換娃活動,通過線下面交換娃,葉子和小米已經認識了許多同樣喜歡潮玩的朋友,平時大家也會一起相約吃飯、參加設計師見面會以及新品發售活動等。

“大家關系都很好的,”葉子說道,“因為我們抽的很多,總是會買到重復的款式,這個時候就會和別人進行交換,有時候會遇到聊得來的‘娃友’,一來二去就成為朋友了。平時,大家也會約著一起吃飯,或者一起來店里抽盲盒。”

葉子還跟我們分享了她與娃友一起抽潮玩盲盒的趣事,“我上個月在門店里面連續給別人當‘旺仔’,就是每次我抽了幾個以后,下一個人在我面前隨便拿一個就是隱藏款,連續好幾次都這樣,你知道我的心情嗎?就是又高興,又羨慕,我現在告訴自己一定不要當‘旺仔’了,太煎熬了。”

“我們經常會在店里這樣換潮玩,”手中拎了一大袋潮玩,專門來店里等待交換的潮玩玩家大啟則向我們展示了自己的微信好友數量,“我入坑兩年左右,現在微信里面一百多個好友都是換娃的時候認識的。”大啟說到。

不過認識新朋友除了開心,有時還會有點復雜的情緒,“有時候看到比我入坑早的朋友在朋友圈曬我還沒入坑的時候發售的限定,我還是有點失落的。”與男朋友一起來挑選潮玩的木夕說道,“上次Molly白娘子吊卡發售的時候我就還沒入坑,后面再想買都買不到了,看到別人有就好失落啊。”

圖:Molly白娘子杭州城市限定吊卡

木夕所說的白娘子吊卡是POP MART泡泡瑪特推出的杭州城市限定,以白娘子和許仙的故事元素,用潮玩講述了杭州西湖“千年等一回”式的愛情故事。據店員小游介紹,除了杭州城市限定,POP MART泡泡瑪特還相繼推出過Molly天津城市限定吊卡、Molly北京城市限定吊卡等。

3、抽到隱藏后,我拿到店里去炫耀了一番。

隱藏款作為潮玩盲盒特有的機制以及高稀有度,在“娃友”之中很有人氣。不過,相比黃牛故意在二手市場抬高價格,或是外界揣測潮玩玩家靠隱藏款“理財”、“發財”,大啟覺得,對于真正的潮玩玩家而言,盲盒最大的樂趣是未知的購買方式,而抽到隱藏款則像是這個購物游戲中爆出的一個“surprise”。

“正是因為盲盒的未知,所以才會在購買盲盒時有期待感啊;而且也是因為未知,可能買到重復,才會促使我們去找相同的人一起換娃,成為朋友。更何況每個盲盒產品背后都是設計師設計的產品,雖然款式可能不一樣,但其藝術價值仍在,這就是我為什么愿意花五十多塊錢買個盲盒的原因。至于隱藏款則像是在驚喜之余得到的獎勵,得到這個我們就會忍不住炫耀,不僅是在朋友圈、娃友群、葩趣(潮玩社交平臺),在二手網站,我們也可能去標一個很高的價格,曬出來。真正的玩家都知道這個不是為了賣,就是為了證明我們手氣好。”大啟對當下輿論對盲盒的爭論有些難以理解,在他看來,在物質極大豐富的當下購買商品并不只需要它的使用價值,商品帶來的情感享受同樣很重要。

“反正我是不會賣掉我的隱藏款啦,那可是我的運氣,是我歐洲人的象征!”芒果也表達了類似的觀點,“有一次我在店里隨機買了一個盲盒,一打開發現是隱藏,那天就超級開心了。和朋友吃完飯又去店里買了兩個,拿在手里邊走邊開,結果又開出一個隱藏,然后我就和朋友拿著隱藏到店里來高調地炫耀了一番,大家都好羨慕我的。”

“是啊,你運氣超好的。”在一旁的店員小游也隨口附和道,“入坑沒多久就在我們店里開到過好幾款隱藏了。”

“哪里哪里是你們店風水好啊。”兩人開啟了商業互吹模式。

事實上,比起買賣關系,店員與潮玩玩家更像是朋友。“看到老玩家或者新玩家抽到隱藏款我們也很替他們高興的,”小游說道,“有時候他們(潮玩玩家)抽到隱藏款會在店里高興得又蹦又跳的,看他們激動,我們也很激動。”

“而且玩家們都挺可愛的,想要交朋友很容易,他們還會教新手抽盲盒的技巧,告訴你這個盲盒該怎么抽,大家都相處得挺不錯的。”

4、即使不能去潮流玩具展,也會想辦法讓朋友帶

除了在店里買潮玩,北京國際潮流玩具展(BTS)和上海國際潮流玩具展(STS)更是許多資深潮玩玩家不會錯過的。

“去過幾次潮玩展,”小米說道,“買了Molly、LABUBU的展會限定款,也會幫朋友們帶一些展會限定款。不過有時候遇到要上班的情況就去不了,這種時候就只能拜托朋友幫我帶了。”

對此,葉子也表示認同,“我也會找朋友幫忙代購。上次有個朋友去了今年上海的展會(2019上海國際潮流玩具展),包括我在內大概有四五個人都拜托他帶潮玩回來,寄托了我們全村的希望啊。”

圖:2019上海國際潮流玩具展

近幾年,隨著潮玩的火爆,BTS和STS等潮玩展會越來越受到大眾的關注。不管是對于粉絲還是工作人員,都是一場潮玩盛典。“今年的STS超火爆”,店員小游對此深有感觸。她目前已經去過三次潮玩展,都是以工作人員的身份前往展區進行相關維護。

“展會一開放,所有粉絲都像跑步競賽一樣沖進來,你們知道日本的ComicMarket展會嗎,每年參展的觀眾沖刺都會上熱搜的那個,其實BTS和STS的粉絲也超極多,他們叭叭叭地跑進來,我們看著也很激動。”

玩家為何會對展會如此熱衷?芒果表示,“就像很多人會花錢去看偶像的演唱會或是參加ChinaJoy一樣,對我們來說,BTS和STS就是這樣的慶典,我們在這個過程中,得到的快樂一點都不少。”

事實上,除了參與慶典,另一個目的就是買到展會的限定潮玩。在資深玩家雯子眼中,盲盒只是入門玩法,限定潮玩才是玩家們更熱衷的,“盲盒單價低,通過盲盒可以讓人快速了解潮玩。了解潮玩后,更具有藝術收藏價值就能被玩家所理解,就像很多明星都收藏的KAWS手辦一樣,現在很多很資深的潮玩玩家都會去收藏限定潮玩的。”

雯子最開始接觸的是盲盒,通過盲盒了解潮玩后,她很快喜歡上了限定潮玩。“限定潮玩很有藝術感,也更有升值空間,靠炒盲盒賺錢不現實,Molly盲盒開出限定款的概率是1:144,用這么低的概率去賭,估計賭神都難以做到。”

5、每次逛街,只要遇到POP MART泡泡瑪特就會買一個盲盒

除了在潮玩展上的興奮與抽到隱藏款時的激動,大部分時間,抽盲盒對于潮玩玩家來說,就如同買一杯奶茶、一只冰淇淋一般,是生活中的休閑和點綴。

“下班就會過來(這邊)抽娃,要是路過POP MART泡泡瑪特的機器人商店啊、門店啊,就會抽。有時候還會在泡泡抽盒機上抽,基本沒事兒的時候就抽一下盲盒。”從西安到杭州工作的二七說道。

二七已經在杭州工作三年多,基本定居在了杭州。她說,抽潮玩盲盒是她工作之余最放松的時刻。而對于當前輿論環境中對潮玩盲盒的爭議,二七和大啟一樣覺得有些小題大做,“一個潮玩盲盒并不貴,五六十塊錢我就能買一個有藝術價值的玩具,我覺得很劃算。就像有的人在心情不好或者想放松的時候,去星巴克或甜品店坐著喝一杯咖啡,吃甜點一樣,我只不過是選擇通過潮玩來放松心情,都是一樣的情感享受,只是方式不一樣而已。”

對于二七而言,盲盒除了帶來精神上的愉悅,滿足社交需求外,還讓她在審美上有了很大的提升。為了將自己喜愛的潮玩形象畫出來,二七專門去報了油畫培訓班,“以前看到過潮玩藝術家的畫,覺得特別好看,但這樣的畫都很貴,我買不起也不知道去哪里買,那就自己去學,將自己喜歡的潮玩畫下來,沒想到現在有了意外收獲。”

二七現在也會給其他娃友畫畫,不僅認識了更多朋友,還多了一份收入。在采訪中,二七給我們展示了她畫的Molly,筆觸與顏色的搭配,很難讓人相信這是一個完全沒有繪畫基礎,只是在培訓班上過一兩節課的人畫的。而除了二七這樣的玩家,現在還有很多從事改娃的“改娃師”,都是因為興趣入行,然后從興趣發展成了事業。

圖:二七畫的Molly

事實上,在我們采訪的玩家中,有入坑多年的資深粉絲,也有剛剛接觸到潮玩的“萌新”。雖然喜歡潮玩的時間不一,但相對于外界更功利性的揣測,粉絲們更多地提到了“喜歡”、“藝術價值”、“社交”等因素。買潮玩是因為喜歡,線下交換潮玩則可以認識新朋友,參加展會則更像是“朝圣”……當然,在沒有買到自己想要的潮玩時,他們也會有些小小的失落和煩惱。我們似乎在這些最直接與潮玩接觸的人身上看到了一個極為復雜的情感共鳴,開心、失落、激動、得意……所有的情緒,都集中在了一個小小的潮玩盲盒身上。

對情感消費的需求,帶來了旺盛的潮玩市場。在中國有POP MART泡泡瑪特,而在國外則有Mighty Jaxx等潮玩公司。此外,樂高、迪士尼、Playmobil、Funko、哆啦A夢等傳統玩具大牌,谷歌等科技公司也都十分青睞盲盒產品。如谷歌以綠色的安卓小人打造的一系列的盲盒產品,就風靡全球。

同時,根據國際授權業協會(LIMA)今年5月份公布的《2018年全球授權業市場調查報告》的調查顯示:2017年全球授權商品零售額同比增長3.3%至2716億美元。其中,從授權商品類別看,玩具以13.3%的增速僅次于服裝,位列第二大商品類別。

所以,如何看待盲盒的火熱?為快樂買單、為精神消費或許才是最真實的答案。同時,盲盒所代表的情感消費風靡全球,無不彰顯了消費需求的變化。因此,與其批判和質疑盲盒,不如去研究其背后消費邏輯的變化,積極擁抱新消費時代的到來。

采訪結束,依然有源源不斷地潮玩愛好者踏入POP MART泡泡瑪特湖濱銀泰店,或是買潮玩,或是來看看,亦或是等待娃友……而在我們走出門店的那一刻,身后突然響起了一聲尖叫,“我居然開到這款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應受訪者要求,文中人名均為化名)

來源:北國網 編輯: editor016       
微信公眾號
中國經濟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本網所刊登文章,除原創頻道外,若無特別版權聲明,均來自網絡轉載;
文章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其真實性由作者或稿源方負責;
如果您對稿件和圖片等有版權及其它爭議,請及時與我們聯系,我們將核實情況后進行相關刪除。

聯系電話:81785256;郵箱:[email protected]

報紙訂閱  關于我們  CET郵箱 
微信公眾號
微信公眾號
中國經濟新聞網 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允許不得轉載、復制或建立鏡像
聯系電話:(010)81785256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中國經濟時報社 地址:北京市昌平區平西府王府街 郵政編碼:102209 電話:(010)81785188(總機) (010)81785188-5100(編輯部) (010)81785186(廣告部) (010)81785178(發行部) 傳真:(010)81785121 電郵:[email protected] 站點地圖 Copyright 2011 www.whsuzw.icu. All Rights Reserved
舉報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10120180005       京ICP備07019363號-1       京公網安備110114001037號
北京pk10计划软件下载